“潜水第一股”实控人被立案 股民能否索赔?

日期:2021-01-13/ 分类:最新资讯

  中新经纬客户端12月17日电 (赵佳然)近日,中潜股份称于12月11日收到《调查通知书》,因公司实控人仰智慧涉嫌操纵证券市场,中国证监会决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的有关规定,对其立案调查。

  与收到《调查通知书》公告同时发出的,还有仰智慧的辞职信。14日,仰智慧因个人原因辞去中潜股份第四届董事会董事兼总经理职务,同时辞任董事会战略委员会委员、董事会提名委员会委员,辞职后不在公司担任任何职务。

  这并不是该公司收到的唯一一份证监会调查通知书。在仰智慧被调查之前,中潜股份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从股价飞涨近20倍到两次被证监会立案调查,中潜股份与仰智慧将何去何从?

  年内收函12份 股价较峰值下跌66%

  中潜股份的上市要追溯到2016年。彼时,这家2003年创建的企业主要产品为海洋潜水装备和高性能复合材料,被称为“潜水设备第一股”。

  数据显示,在2019年年中之前,中潜股份的股价呈现出较为平缓的走势,2019年5月的股价在9元上下浮动。然而从那之后,公司股价却飞速上涨,从2019年5月9日的8.92元飙涨至2020年4月3日的最高点182.75元,涨幅高达近20倍,市值达到340亿元。公司2020年3月26日回应股民提问时称,截至当天公司股东人数为3900,按照此数据来计算,截至4月3日人均持股超过870万元。

  截至2020年12月16日收盘,中潜股份每股报59.98元人民币,当日跌幅1.91%,较今年4月达到的峰值182.75元下跌超过66%。

  财报显示,中潜股份2019年度营收5.28亿元,同比增长31.62%;净利润2767万元,同比增长21.88%。2020年前三季度公司实现营收1.47亿元,同比下降57.22%;净亏损为8628万元,净利润同比下降518.32%,基本每股收益-0.4217元。

  中潜股份在2020年半年报中提到,上半年公司主营业务为潜水服及其配套装备的研发、生产及销售等,主要产品包括潜水服、渔猎服、体育产品等。

  在股价大起大落的同时,中潜股份收到的各类监管也未间断。Wind数据显示,2020年初至今,中潜股份共收到关注函、问询函及监管函共12份,内容涉及年报披露、实控人变更、关联交易、股权质押,以及各类收购事宜等方面。其中,公司2019年以来进行的数次跨行业收购则尤为引起关注。

  10月12日,中潜股份收到关注函。深交所在函中提及,中潜股份主营业务为潜水装备生产及提供潜水培训及休闲体验服务,而2019年以来却先后多次披露跨行业收购或对外投资的公告称拟进入大数据、5G、云计算等领域。

  关注函中进一步举例说明,公司曾1元收购北海慧玉网络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权、投资100万元设立全资子公司北海中潜科技有限公司、以收购加增资的方式收购上海招信软件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权、收购大唐存储控股权、筹划发行股份购买联合创泰100%股权等。截至目前北海中潜业务停滞,上海招信股权已出售,收购大唐存储的交易已终止,目前筹划收购联合创泰交易方案仍有重大不确定性。

  10月20日,中潜股份在回复关注函中表示,涉及北海中潜、上海招信、大唐存储的收购及成立子公司等事项虽未能达到预期,但均符合公司一直以来的业务转型需求,公司不存在通过信息披露配合股价炒作的情形。

  与此同时,中潜股份还发布了收到证监会《调查通知书》的公告。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证监会决定对公司立案调查。受此影响,公司股价21日跌停,股价下跌20%。

  11月,中潜股份发布风险提示公告,称正在配合广东证监局的立案调查工作。公告指出,如公司受到广东证监局行政处罚,并被认定构成重大信息披露违法行为,则将触及《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规定的重大信息披露违法情形,而公司股票存在被强制退市的风险。

  股价飙升背后,谁是推手?

  仰智慧1971年出生在安徽,2006在北京投资创建了蓝鼎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涉足地产业。2007年,他回乡投身合肥滨湖新区创立安徽蓝鼎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现任安徽蓝鼎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香港蓝鼎国际发展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蓝鼎济州开发株式会社会长。

  2019年9月,中潜股份第二大股东香港爵盟的股东方平章、陈翠琴夫妇与仰智慧签署《股份转让协议》,转让香港爵盟全部股权,总价4873.7万美元(约3.5亿元人民币)。仰智慧以每股8.27元的价格获得中潜股份4175万股,而当天中潜股份的收盘价是55元。交易完成后,仰智慧持有中潜股份24.46%的股权,为公司第二大股东。

  在仰智慧成为公司第二大股东前,中潜股份就已开始尝试跨界投资或收购,在此之后步伐便更加紧密。

  2019年7月,中潜股份拟以1元的交易作价收购北海慧玉100%股权,该公司涉足互联网信息技术、大数据等业务,后因标的公司其中一股东逝世而终止收购;2019年8月,公司投资设立全资子公司北海中潜科技有限公司,进一步推进在大数据、云计算方面的布局。

  不久后,中潜股份又在2019年9月宣布,和深圳蒂瑞诗分别以1元的对价取得上海招信各50%的股份。10月,中潜股份收购深圳蒂瑞诗持有的上海招信股权,上海招信成为其全资子公司。

  与此同时,中潜股份的股价也开始了成倍上涨。2019年12月30日,公司股价已从2019年5月9日的8.92元升至46.63元。

  2020年4月,因上海招信业务发展未及预期,中潜股份将上海招信的全部股权转回给深圳蒂瑞诗。而彼时公司也已将跨界投资的目光投到了芯片产业上来。

  3月,中潜股份宣布签订关于收购合肥芯鹏技术有限公司、合肥大唐存储科技有限公司股权的意向书。公告显示,大唐存储的主营业务包括固态存储控制芯片开发、安全固件算法研发等。公司表示,希望通过本次交易切入新的高科技产业领域,有利于增强公司的综合竞争能力。

  该公告发布后,公司股价上涨的速度进一步提升,由3月12日收盘的72.19元上涨到4月3日的182.75元,为上市后峰值。

  7月,公司发布公告称,其控股股东深圳爵盟将在持有公司股份期间,无条件且不可撤销地放弃行使其持有的公司全部股份对应的股份表决权。由此,持股数量第二大的香港爵盟将成为单一支配公司股份表决权最大的股东,仰智慧成为公司实控人。

  彼时,深交所就此时向中潜股份发来关注函,要求核实并说明深圳爵盟本次放弃表决权是否获得相应对价,原实际控制人与新实际控制人仰智慧之间是否存在应披露而未披露的协议。

  对此公司回复称,深圳爵盟放弃表决权不存在相应对价,上市公司将由资源整合及管理能力更强的香港爵盟及仰智慧先生负担战略规划及经营管理的重任。

  之后,中潜股份在10月宣布,由于双方未能就主要商业条款达成一致,已终止于3月12日签署的《股权收购意向书》,这意味着公司对于大唐存储股权的收购就此终止。

  2个多月后,中潜股份收到了证监会的《调查通知书》,因公司实控人仰智慧涉嫌操纵证券市场,中国证监会决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的有关规定,对其立案调查。

  对于中潜股份实控人受到证监会立案调查一事的后续影响,中新经纬客户端就相关问题向公司发出采访提纲,截至发稿前未获得回复。

  律师:案件公布结论后股民可索赔

  中潜股份及仰智慧先后因涉嫌信披违规及操纵证券市场被证监会调查的消息,也受到了股民们的关注。目前,两案件均在调查当中,未公布结论性意见或决定。

  在关注公司股价及证监会调查进展的同时,也有投资者在社交平台发出疑问,“如果中潜股份存在违法违规行为而被处罚,甚至强制退市,股民可以获取赔偿吗?”

  上海久诚律师事务所首席合伙人许峰在接受中新经纬客户端采访时表示,如果中国证监会认定中潜股份实际控制人或中潜股份存在违法违规行为,并作出相应处罚决定,那么符合条件的受损投资者可以进行索赔。“需要注意的是,目前的股民索赔案件基本还是需要证监会行政处罚或法院生效刑事判决作为前置程序,否则很难获得法院立案。”

  许峰提示到,对于虚假陈述和操纵市场两种违规,索赔的条件有所不同。虚假陈述层面,目前在调查前买入股票并且在调查后卖出或持有股票的投资者,可保持关注,处罚后具体条件明确后可发起索赔。另一方面,操纵市场案件中,在操纵期间买卖股票受损的投资者都可能发起索赔,但操纵期间的认定仍需证监会或法院的前置程序认定。

  关于在股市投资的建议,许峰表示,希望监管层加强监管。“股价飞速上涨过程中,让普通投资者保持理性是很难的,而监管层本身置身投资之外,可以做到理性并快速查处。”

  上海沪紫律师事务所律师刘鹏表示,投资者需密切关注中潜股份相关风险,一旦监管部门对其违法违规事实调查清楚,投资者可以自己受到虚假陈述侵害为由,提起民事赔偿诉讼。根据相关司法解释,凡在2020年10月20日(含当天)之前买入中潜股份,并在10月21日及之后卖出或继续持有该股票的受损投资者,可以参与诉讼索赔。(中新经纬APP)

  (文中观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中新经纬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以其它方式使用。